引起犊牛畸形的原因分

引起犊牛畸形的原因分析

牛作为六畜之首,从古至今在人们心中的地位都很重要,当然,也是因为牛的价值也不菲,尤其是近几年,不管肉牛还是奶牛,养牛行业迎来了前所未有的春风。因此,能够顺利地获得健康的犊牛,对牧场或者养殖户来说至关重要。但是,随着人们接触养牛行业时间的增加,总会遇到“一件”极度令人痛苦的事情,那就是——犊牛畸形。截至目前,虽然出现犊牛畸形的概率一般不足1%,但对于养牛人来说,那不仅是一头犊牛的损失,更是一头母牛整个胎次的浪费,任谁都会痛心不已。下面,我们就一起来看一下,犊牛畸形究竟是由哪些原因引起的。

一、传染病

畜牧行业一直在提倡“防重于治”,正是因为疾病对于牧场的影响是巨大的。一旦牧场出现畸形或犊牛损失(包括流产、早产、死胎、弱犊),应及时对以下传染病进行排查检测。

1.布病

感染布病的母牛多在妊娠后5-8月发生流产,且流产胎儿多为死胎或弱犊。

 

2.牛传染性鼻气管炎

患病犊牛表现处共济失调、角弓反张等脑炎症状。

3.牛病毒性腹泻

患病母牛虚弱且卧倒不起,妊娠母牛发生流产、死胎及产出木乃伊胎,且随流产而发生的脓毒性子宫炎可导致患畜死亡。

 

4.积水性无脑

主要由蓝舌病毒、粘液病毒和轮状病毒引起。患病妊娠牛产下的犊牛大多大脑半球全部或大部分缺失,整个空间贮留脊髓液,关节弯曲、兔唇、上颚前突。

 

5.其他疾病

牛衣原体病、牛钩端螺旋体病、牛李氏杆菌等虽不会大规模爆发,但都会在不同程度上引起母牛流产、早产或产死犊,最终造成犊牛损失。

二、营养因素

母牛在怀孕期间或犊牛出生后,缺乏VA、铜、铁、锰等物质时,均会引起营养不良,导致犊牛发育受阻。微量元素虽是微量,但不是可以忽略的。

1.VA缺乏症

病犊牛表现主要分为畸形型和神经型。畸形型犊牛前肢呈屈腱挛缩,不能伸直;或者前肢呈“O型腿;或者颈部弯向一侧。神经型犊牛多表现为失明,出生后3-5小时内出现惊厥抽搐、呈阵发性,且一次比一次严重。对刺激的感觉过敏,角弓反张,共济失调,以死亡告终。

2.铜缺乏症

病犊眼周围被毛褪色或腿毛,两后肢呈八字型站立,行走时附关节屈曲困难,骨骼弯曲,关节肿大,易骨折。

 

3.铁缺乏症

病犊生长发育迟缓,异嗜,被毛粗糙易脱落,体格较小、衰弱,出现呕吐或腹泻,随时间延长逐渐加重,体况极度虚弱,伴有神经症状,最终痉挛至死。

4.锰缺乏症

病犊表现为生长发育缓慢,四肢骨骼和关节畸形,繁殖性能降低或失去繁殖能力。

 

三、遗传因素

遗传疾病往往是人们最先考虑的因素,一些罕见的畸形或者犊牛损失,经分析后,多数会被冠以“近亲交配”的结果,近亲就一定会导致犊牛畸形吗?

1.脊椎畸形综合征

丹麦学者Agerholm最先发现,在荷斯坦牛群中存在一个隐形遗传缺陷基因,常染色体上SLC35A3基因单碱基突变(GT)引起的隐形遗传疾病,这个基因纯和时会导致妊娠母牛早期流产、死胎或者犊牛出生后很快死亡,犊牛最显著的特征为脊椎弯曲畸形、两前腿筋腱缩短、颈短和心脏畸形。即脊椎畸形综合征(CVM)。美国荷斯坦协会于2001年开始测定荷斯坦牛群中的CVM,同时,在Sire Summaries中标记种公牛CVM的携带情况,可有效降低CVM隐形有害基因带来的影响。

 

2.牛蜘蛛腿综合征

牛蜘蛛腿综合征是在瑞士褐牛和德系西门塔尔群体中出现的一种以骨骼畸形为病理特征的先天致死性遗传病,犊牛出生时已经死亡或者出生后不久死亡,主要特征包括:头部畸形——下颌骨短,上颌骨向下凹陷,上颌前端呈圆锥形;背部畸形——脊柱向背侧弯曲,明显“蜷缩驼背”,但肋骨和肩胛骨正常;四肢僵硬——骨骼畸形,后肢畸形尤为严重,掌骨和跖骨向内侧弯曲于身体平行或呈一定角度,长骨骨干比正常犊牛细而脆,骨端正常,常伴有自发性骨折。

四、其他先天性畸形

除了上述描述的一些犊牛畸形外,仍有许多畸形表现,总结如下:

1.先天性肢端症为常染色体单一畸形遗传病,表现为体重轻,四肢缺损,面骨异常,腭裂,下颚短小,伴有脑水肿。

2.侏儒症为骨短、关节、头盖骨形成不全而被称为软骨形成不全症。

 

3. 肢蹄畸形包括多肢症、无肢症、异位多肢症、无前肢症、无后肢症、前肢单肢症、后肢单肢症、小肢症、四肢畸形症;缺趾畸形症、无趾畸形、多趾畸形、合趾畸形、短趾畸形等。

 

4.面部畸形包括腭裂、短额、独眼畸胎、颅裂、唇裂、无颌等。

 

5.眼部畸形包括无眼畸胎、眼球突出、斜眼、眼睑内翻、眼睑外翻、双行睫、皮样水肿、角膜浮肿等多与无尾症、脑内积水和肌肉障碍等畸形症状同时发生。

6.消化系统畸形主要由于胎儿发育阶段形成不全,表现为消化道管腔闭锁,一般又回肠闭锁、结肠闭锁、直肠闭锁(多伴发锁肛)。

 

相关研究表明,单卵单生动物中,胚泡发育早期,胚泡中具有万能分化潜力的内细胞群可能会被机械的劈开,从而出现两个以上胚轴,一旦被劈开的胚泡细胞群又重新组合,就可能产生联体畸形胎。胚胎在发育阶段,会不断摄取营养以供自身发育,胚胎之间若出现不平衡发育时,也会出现相互蚕食的现象,最终亦可能导致畸形胎。

综上所述,遇到畸形犊牛,应从疾病、营养、环境应激及胚胎发育等多方面分析。虽然牛畸形遗传病会对养牛发展造成巨大的打击,但随着人们对基因缺陷的研究,以及规模化牧场开展了近亲回避、选种选配规范性操作,可以有效避免近亲交配引起的隐性遗传缺陷基因纯合。

 

 

参考文献

李艳华, 张胜利, 赵兴波,等. 荷斯坦牛脊椎畸形综合征分子诊断方法的建立与应用[J]. 中国奶牛, 2010.

焦士会, 王雅春, 张沅. 牛蜘蛛腿综合征:一种骨骼系统畸形遗传疾病[J]. 遗传, 2011, 033(001):36-39.

杨茂志.棉籽饼引起新生犊牛畸形的临床观察[J].中国兽医杂志,1994:27.

解明华, 陈俊秀, 杨德平,等. 畸形双头犊牛病例解剖观察及病因分析[J]. 中国兽医杂志, 2019(3):43-44.

孔繁德, 陆承平. 牛病毒性腹泻一粘膜病的最新研究进展[J]. 福建畜牧兽医, 2005, 27(3):9-13.

郭彬. 新生犊牛弱胎及衰弱症的救助[J]. 今日畜牧兽医:奶牛, 2017, 000(004):79-80.

刘欣晏, 冯卫国, 吴春涛. 牛传染性鼻气管炎病的研究进展[C]// 山东农业微生物技术学术研讨会. 2006.

朱壁科. 常见牛的先天畸形[J]. 动物医学进展, 1990, 000(003):16.

洪金锁, 刘书杰, 崔占鸿,等. 犊牛铜,铁,硒-维生素E,锰缺乏症的防治措施[J]. 黑龙江畜牧兽医, 2009, 08(No.331):98-99.

常永梅. 犊牛先天性VA缺乏症[J]. 青海畜牧兽医杂志, 2004, 034(003):25-25.

阅读98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