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认识犊牛“初生重

从人们开始从事奶牛和肉牛养殖时起,绝大多数养殖户或牧场更喜欢并选择出生重比较大犊牛进行饲养与生产,人们普遍认为,初生重更大的犊牛,在同等条件下,会拥有更高大的体格、(肉牛)更多的肉、(奶牛)更高的产奶量。这种想法尤其在个体养殖户群体中,体现的更加明显,笔者曾在河南、内蒙古、宁夏、山西等区域进行过调查,养殖户、乡村配种员、乡村兽医甚至更愿意看到一头母牛难产,因为母牛难产,代表犊牛体格大,初生重大,增重也更快、更多。久而久之,初生重大也成为“好犊牛“的代名词,事实果真如此吗?图片


根据美国西门塔尔协会统计1966-2020年西门塔尔肉牛育种数据来看,初生重、断奶重及周岁重三个表型性状,断奶重、周岁重均实现连续增重,2020年相较1966年分别提高了33.3lb和53.5lb,而初生重这一性状则呈现抛物线式的一个变化,从1999年开始逐年降低,而与初生重相关联的出生难易度则向越易生产方向发展。日前,美国西门塔尔协会做过相关调查,在协会公布的所有经济性状中,哪一个是养殖终端人群所关注的?调查结果显示,美国97%的人选择了CE(出生难易度),因为在他们看来,初生重大的牛只造成的难产是他们不愿意看到的,因难产引发的一系列母牛繁殖疾病也是巨大的损失。同样作为肉用型西门塔尔牛养殖的澳大利亚,在其放牧养殖模式下,初生重更是其牧民关注的焦点,澳大利亚的西门塔尔牛在初生重育种方向上就是降低初生犊牛的体重,减少母牛难产额发生。据澳大利亚西门塔尔协会的数据分析,从1995年到2018年,澳大利亚的西门塔尔牛在初生重EBV(估计育种值)由1.2降低到0.7,降幅接近42%。


图片

初生重作为犊牛最早的发育指标,对犊牛后期发育一定的参考价值。2004年,法国学者调查研究了各类专门化肉牛犊牛出生与断奶性状的遗传参数,发现夏洛来和曼安茹的犊牛初生重遗传力为0.3;利木赞和金黄阿奎登的犊牛初生重遗传力为0.4。2014年,新疆学者通过对呼图壁种牛场内4022头荷斯坦牛的数据信息进行关联分析后发现,荷斯坦牛初生重与其头胎305d产奶量之间的遗传相关和表型相关分别为0.37和0.10。2013年,天津学者通过对比纯种和牛与“奶杂牛”(利用和牛冻精与奶牛杂交)的犊牛初生重及生长发育性能发现,“奶杂牛”的犊牛初生重平均比纯种肉牛高16.1%;3月龄以前,“奶杂牛”的日增重比纯种和牛高47.5%。2019年,内蒙古学者研究了不同品种肉牛冻精对犊牛初生重的影响,结果表明,西门塔尔、安格斯、弗莱维赫三个品种的公牛与本地母牛杂交后出生的犊牛,平均初生重没有显著差异,却比本地牛平均初生重均提高8.5kg。2018年,吉林学者研究了肉牛初生重与后期增重效果的关系,结果表明,犊牛的初生重只要符合品种标准,在生长过程中保证充足的营养,犊牛初生重不会对其成年体重有影响,影响肉牛成年体重的主要原因为品种和后期营养。国内外各地专家学者的研究显示,犊牛初生重大小受遗传作用影响较大,利用杂交优势可以获得初生重较大的犊牛。


既然初生重不是影响肉牛成年体重的主要原因,那么为什么会有犊牛初生重与后期生长速度(包括成年体重)呈一定正相关的说法呢?接下来,我们来看一下造成犊牛初生重不同的原因:


一、品种

品种遗传影响的原因,在此不必多说,在生物学特征上,不同品种犊牛体型大小差异很大,犊牛的最佳初生重取决于犊牛母亲的大小,平均约为母亲体重的6.5%。


二、环境

夏季与冬季出生的犊牛初生重,一般都高于春季和秋季出生的犊牛。春季出生的犊牛,经历了冬季的酷寒多风的冷应激与青绿饲料的供应不足;秋季出生的犊牛,经历了夏季高温炎热的热应激,严重影响采食量,最终导致胎儿后期发育缓慢。


三、母牛胎次

在营养条件较好的情况下,除了品种以外,犊牛初生重也会随母牛胎次变化而不同,初产母牛所产犊牛初生重均小于经产母牛所产犊牛。


四、初配时间

育成牛初配月龄过早,母牛本身还在持续生长,从外界摄取的营养物质有很大部分用于本身生长,因此胎儿的营养供应不足,导致犊牛初生重比初配月龄较晚者小。


五、妊娠期长度

妊娠期内不同阶段的胎儿生长速度不同,在正常妊娠期范围内,妊娠期越长,犊牛从母牛体内吸收的营养物质就越多,则初生重越大。


六、母牛围产期营养

母牛围产前期补饲高能日粮,母牛会获得更高的体况评分,犊牛初生重会有较大提升,哺乳期日增重与体重也会明显增加。


综上所述,初生重虽然作为犊牛早期的主要性状,对犊牛饲养和筛选具有一定的参考价值,但是却需要正确对待,从科学养殖与长远发展的角度出发,结合遗传与营养等专业知识,养殖户或养殖场更应关注母牛营养与哺乳犊牛养护,注重品种选择与环境控制。


参考文献

[1] 余云高,夏静.仔猪初生体重与后期生长速度的关系[J].广东畜牧兽医科技,1998(04):15-16.

[2] Phocas F , Lalo D . Genetic parameters for birth and weaning traits in French specialized beef cattle breeds[J]. Livestock Production Science, 2004, 89( 2–3):121-128.

[3] 再娜古丽·君居列克,黄锡霞,马晓燕,热西提·阿不都热依木,叶东东,张文龙.荷斯坦牛初生重与头胎305 d产奶量的遗传参数估计[J].中国畜牧杂志,2014,50(11):13-16.

[4] 李义海,张金龙,张效生,崔茂盛,冯建忠,李八燕. 纯种和牛及其与奶牛杂交牛出生重及犊牛生长发育性能的对比[A]. 中国畜牧业协会.《第八届中国牛业发展大会》论文集[C].中国畜牧业协会:中国畜牧业协会,2013:3.

[5] 不同品种肉牛冻精对母牛繁殖性能及犊牛初生重的影响[J]. 兽医导刊, 2019, 000(006):223

[6] 吴健,秦立红,曹阳,张国梁,刘基伟,刘庆雨,朱永超,赵玉民.肉牛初生重与后期增重效果的关系研究[J].东北农业科学,2018,43(06):28-31.

[7] 赵德兵,姜军,王消消,雒自全,谈飞,邢鹏飞,马志鹏,莫放.繁殖母牛围产期补饲对犊牛初生重和体尺指标的影响[J].中国畜牧杂志,2012,48(13):65-68.

[8] Houghton P L , Lemenager R P , Horstman L A , et al. Effects of body composition, pre- and postpartum energy level and early weaning on reproductive performance of beef cows and preweaning calf gain.[J]. Journal of Animal Science, 1990(5):1438-46.

[9] Toghiani S , Hay E H , Roberts A , et al. Impact of cold stress on birth and weaning weight in a composite beef cattle breed[J]. Livestock Science, 2020.

[10]  高腾云, 张金钟, 布登付,等. 初配年龄对奶牛情期受胎率,犊牛初生重及头胎产奶量的影响[J]. 中国奶牛, 1996(5):29-30.

[11]  王梦琦, 朱小瑞, 邢世宇,等. 影响荷斯坦牛犊牛初生重的因素分析[J]. 家畜生态学报, 2016, 37(010):22-25.



图片




图片:来自网络

文章:来自育种部

扫码关注我们

阅读619次